恶鬼17

哈哈哈哈老子更新了哈哈哈哈

我最近老看刘哔电影,受了点影响

爱你萌,话说你们真的没人要扛启副父子么

17

张日山醒过来以后发现自己被捆的跟个木乃伊一样,就差没有用绳子把脸一块糊了。他转了转脖子,之前被手刀劈了有点痛,想用手揉揉,结果还被捆着,这个难受啊,他一个人在地上扭来扭去。

过了一会,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还有说话的声音。

门打开了,一个陌生男人打开了房间的灯。

“小伙子,别害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,我就是请你来聊聊天。”男人用兰花指顺了顺打了发油的头发。

张日山心道你当我傻啊,你这也不是要和我聊天的架势啊。

“自我介绍一下,鄙人陆建勋,一个人做点小生意,长沙人,咱们应该也算老乡,以前呢我和张启山也算是同事呢,人家已经现在倒是雄踞一方,我还是个喽啰而已,不过以后的事说不准了呢哈哈哈哈。”

张日山这下明白了,人家是把他当肉票找张启山寻仇来了。

“你呢,小伙子,我说了我,咱们也相互认识认识。”娘娘腔走过来蹲下去与他平视。

“我叫张日山,学生。”行啊聊吧,张日山觉得这人绝对得死于话多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调皮~,你还想日山,别跟我扯皮,说实话!”娘娘腔劲还挺大,狠狠地揪着张日山的脸蛋子。

“陆哥松手哎哎哎我真叫张日山,真的,不信你看我身份证!”张日山脸被揪着,心里早就骂了陆建勋祖宗十八代。

陆建勋看他也不像开玩笑,松了几圈,把手伸进他裤兜里,掏身份证的时候手还往里蹭了蹭。

张日山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真是骚的辣眼睛。

陆建勋一看,果然是张日山。

“张启山是你什么人?”

“我堂叔。”张日山如实回答,他不说陆建勋想查也查的到。

“堂叔更好!咱们就一起在这儿等着吧!”陆建勋冷笑。

张日山不语,他仔细打量打量这陆建勋,一脸小人相,一看就喜欢玩阴的,张日山目前打算敌不动我不动,先观察情况。他也想找个碎玻璃片儿跟电影里一样把绳子磨开,机智地逃跑。关键是大家都看电影儿,所以他只能继续木乃伊。

“那个,陆哥。”

“怎么啦,小宝贝。”陆建勋冲他抛了个媚眼。

“我想去个厕所。”

“好啊,我来帮你。”陆建勋手进里面摸索着,想解他裤链。

“没事了,别弄了,我不上了,不上了!”张日山用尽全身力气挪到另一边,远离陆建勋。

“有意思啊,不过我呢,也是很挑的,你不够壮哟。老王带他上个厕所,绳子给他松两圈。”陆建勋喊了个人进来,又摸了一把张日山的小脸,走了。

这边这老王正给他松绳子呢,门口一声响亮的巴掌声。

“不是说是什么张启山的小情儿!脑子被驴了啊!办事儿能不能靠点谱儿,得亏还是个有用的。赶紧滚滚滚一群废物!”陆建勋尖利的声音就像春节放的二踢脚,骂一段叫一段,说他泼妇第二没人敢争第一。

张日山被带着去了个厕所,回来给了他两口稀饭馒头就对付了,他思忖着佛爷那边的情况,顺便表达了对陆娘娘手下的同情。

不得不说,其实你们好像抓对人了哦。

张启山这边电话里陈皮赶紧跟他说明了情况,询问是否是仇家寻仇,还是他立即到当地派出所报警,佛爷从他那了解到他们是一起来了县城,张日山去买东西,陈皮等待很久还是不见人影,这才和他说了。

张启山叫他先回去,和学校交代说是家里有急事,把事情先压下来,剩下的自己会处理。

张启山刚把人手分配下去,这边又有电话打了进来。

“启山兄,好久不见啊。”

“陆建勋?耍什么花样。”张启山本身同他便无甚情分,寒暄也省去,直接开门见山。

“启山兄这么直接,我陆某就直说了,张日山现在在我手上,玉佛带过来,小侄子我就还你。”

“一个玉佛而已,地址给我吧。”

“我就喜欢和启山兄这样的明白人讲话,不过,您可得亲自来,咱们多年未见,还得叙叙旧呢。”

张启山没接话,和娘娘腔说话让他觉得恶心。、

挂了电话,张启山打算带够人手直接就把张日山抢回来,玉佛他不会给,媳妇儿他也能救。正巧陈霆过来,张启山和他说明了情况,陈霆思索了一会。

“里不能去,可能有诈。”

张启山不是没考虑过,但是他觉得九门这边毕竟二爷八爷都在,应该没多大问题。

“里面对的不是陆建勋这部分,他背后有更大的势力,九门现在不能没有里啊!”

“可是日山……”

“窝去,人手给窝吧。”

张启山思索一阵。

“拜托了。”

“安啦安啦,里放心,窝一定把嫂子带回来的啦。”陈霆拍拍他的肩膀。

“阿霆,多谢你。”

这边佛爷交代了一下,他们便准备尽快出发。

“佛爷,佛爷!“齐铁嘴气喘吁吁地跑过来。

“老八?你来干嘛!“

“我得去救我侄子啊!赶紧的咱们走吧走吧。”

张启山想着老八去也好,陈霆也不好阻拦,一行人告别了佛爷上路了。

陈霆和老八两个人不算很熟,就是几面之缘。

“启山的老婆是里的侄子吗?辈分有点奇怪哦?”

八爷不语,摘下眼睛靠在后座上。

“好好开你的车!”


评论(12)
热度(43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